郑州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春秋战国

柏杨的妻子张香华是个怎样的人

发表于:2019-06-04 02:41:29 来源:郑州历史网

柏杨的妻子:张香华是个怎样的人

台湾著名作家柏杨与夫人张香华联手推出的探究两性人生的力作《男左女右》,日前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。书中,柏杨以他一贯大气、幽默且深刻的文风畅谈,张香华则以她细腻、婉约又智慧的语言细述。现摘其中一篇《妻子们》,使读者了解柏杨夫妇曲折感人的婚姻生活。

今年(2000年)3月,我的丈夫柏杨过八十岁生日,寿筵由与他合作数十载的远流出版公司筹办。当天,除了我们夫妇和一群儿孙之外,到场的宾客大约一百六十位,是我们结婚以来场面最大的一场盛会。

寿筵开始,由寿星柏杨向亲友致谢辞,之后,由我们夫妇共同揭开高高堆在一张餐桌上、喜气洋洋的红色寿桃(代替了西方的蛋糕)。当礼仪完毕,我们转身下台之际,主持人之一的卜大中先生把我叫住,要我说几句话。

在公众场合,我一向都很低调。柏杨在台上讲话,我就藏身在台下,甚至躲得远远的避免曝光。我总觉得,像柏杨曝光率这么高的人,作为他的妻子,最好含蓄一些才能平衡。同时,也可以把众人的焦点分散;不致因为柏杨这样一个争议性的人,一旦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,夫妇一起同时被围剿。

可是这次不然,这天我身为寿婆,哪有不和寿星唱和之理?我接过麦克风登上台讲了几句话,居然博得满堂喝彩声。接下来的日子,遇到当晚赴宴的亲友,他们一致推崇我的致辞,甚至,许多人从报纸或电视台报道中看到我的致辞,都纷纷向我致意。这些人有些是当晚不及邀约的邻居、朋友,或素未谋面,才刚认识的陌生人。我觉得好高兴,好像做小学生时,偶然被老师选出来参加演讲比赛,意外得到大奖一样。

我到底说了什么,可以获得这份大奖?我的讲词大致如下:柏杨刚才在致谢辞中,提到要谢谢他的妻子香华,我以为要补充一下。柏杨一生的遭遇太曲折坎坷了,事实上,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妻子陪伴他一起成长,我只不过是柏杨妻子们(复数)其中的一个,而且也是今天仅仅在场的一个。因为前人种树,才有今天我这个妻子的福分接着,我介绍柏杨与前妻生育的孩子们上台。我就是如此据实报告而获得赞扬的。

妻子们的正确数字是几个?五个。开始知道柏杨一共娶了五位妻子时,连我都吃了一惊。我们结婚八年之后1985年,那时两岸松绑,两地亲友开始有了联系。我偶然替柏杨整理书桌,发现了一大叠的信函,因为纸质差异,一看就知道是由对岸寄来的。信的内容密密麻麻,好像有满腔的辛酸要倾诉。开始我以为是对岸的读者向他吐苦水、话家常,接着我发现这批信件事实上是两批,因为字迹不同,对柏杨的称谓也不同,一位称他作父亲大人,另一位称亲爱的爸爸。这个发现立刻使我了解到,这是柏杨失散多年的两个女儿从内地寄来的。发现了这个事实时,正是凌晨三时那是我一向为柏杨整理书房的时间。我要趁他入睡工作不受阻挠时,才好下手整理,否则,他往往以乱中有序来阻止我执行任务。

半夜,回到被窝里,我发现柏杨是醒着的。于是,我思考了一下,这个哑谜要如何解开?第一个涌向心里的念头是:可怜的柏杨,可怜的孩子和可怜的母亲们。那是怎样一个家国破碎的年代啊!动乱、抗战、逃难、分离、饥饿、死亡这些我们今天只有在电影上才看得到的苦难情节,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亲人的身上。悲莫悲兮生别离,柏杨的心如何承载这么多的悲苦?时局动荡,危在旦夕,骨肉分离,家人拆散,这是何等催心肝、落泪水的场面啊!

可以想象得到,五十年代,许多人只身从内地前往台湾,把家人暂留家乡,没想到后来一别就成了永诀,这种悲剧太多了。想到这里,我立刻决定用一种轻松的方法为柏杨解开这个困境。我告诉他:我发现你的秘密了,我知道你婚姻的故事了!柏杨不说话,继续沉默着。为了化解柏杨的尴尬和愁苦,我开玩笑地说:我会看相的,你这一生会有五个妻子!之前,我只知道,柏杨在入狱时已有过二次婚姻,坐牢再度婚变,出狱后再与我重组家庭,我以为自己是他的第三任妻子。如今忽然多出两位内地女儿,我显然是他的第四任妻子了。现在,我戏剧性地替他又加上一位,预言他在我之后,还会再娶第五任。谁也没有料到,柏杨居然说:你就是那第五位!

原来,柏杨在逃离到台湾之前,已有过两次婚姻,各自生有一女,这就是今日一位姓郭,来自家乡河南;另一位姓崔(后来弄清是从母姓),来自西安的两位内地女儿。两位女儿对父亲的称呼有异,是因为不同生长环境,不同母亲的影响吧!

我顺理成章地成为柏杨的第五任妻子,有时朋友会问我,事后才发现柏杨原来有那么多老婆,当初却瞒着你,你会不会懊恼生气?我总是摇摇头,心里想:我已领悟到人生的顺序,在这件事上,根本没有懊恼生气的时间和空间,当柏杨在生死存亡之际,在妻离子散之间,我还有什么余暇懊恼生气?

如今,这句妻子们,给这出悲剧一个喜剧收场

柏杨的妻子张香华是个怎样的人

,我愿意加一个尾声:西方人有一则调侃婚姻的笑话,说:结一次婚的人是傻子,结两次婚的人是疯子,结三次婚的人是可怜虫。这个笑话当然有不同的文化背景。中国人在过去的历史中,颠沛流离,需要有多强韧的生命力才能重建破碎的人生?婚姻次数越多的人,重建力应该也愈大,因此,这个故事才能以喜剧终结。而今天我们面对这样一个升平的世界,中西方的差距缩小了。假如有一天,柏杨要娶第六位妻子,我大概就会用这句话献给他:柏杨,你真是个既傻又疯的可怜人!